匠心品質·買的放心·服務更貼心

主題: 夫妻打開了煤氣,平靜面對...對于愛情,依然守候

  • 不愛我?滾!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44965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6/24 17:42:13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淮安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 “很快你就八十多歲了,身高縮短了六厘米,體重只有四十五公斤。但是你一如既往的美麗、優雅,令我心動。

我們已經在一起度過了近六十個年頭,而我對你的愛愈發濃烈。我的胸口又有了這惱人的空茫,只有你灼熱的身體依偎在我懷里時,它才能被填滿。”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1、法國哲學家安德烈?高茲(Andr?Gorz,1923-2007)在84歲時為身患絕癥的妻子多莉娜寫下最后的情書,記述了兩人共度58年的情感婚姻歷程,2006年出版后轟動法國。

“我們都不希望我們兩人中的一個在另一個死后繼續活著”

次年,兩人打開煤氣,平靜地共同迎接死亡。

那時,他已經知道身患絕癥的愛人醫治無望,很可能先他而去。

面對病榻中消瘦、身體縮短的愛人,他感到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烈的愛,以致抑制不住要給她寫信的狂熱欲望。

他要告訴她自己是多么愛她,多么后悔沒有更多地向她訴說自己的無限深情,沒有更早地表白人世間這可遇不可求的真愛。

他說要用這封信重新組構愛情的歷史,為的是把握它的全部意義。

他所以要寫這封信,還是為著理解他經歷過的、也就是和妻子共同經歷過的一切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
“這婚禮總是讓我不太舒服,因為對猶太民族來說,至少在我們這里,宗教儀式僅限于婚禮和葬禮,這就讓二者無情地靠近在一起,你所看到的簡直就是一個日漸消失的信仰的譴責目光。”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卡夫卡(Franz Kafka,1883-1924)對婚禮(婚姻)異常矛盾,但其感受卻呈現了一個事實:婚姻普遍相伴終生,死亡是唯一的終點。

本文中的“婚姻”,并非完全法律意義上,包括近乎婚姻的患難與共的長期伴侶(長久相守)。此文僅對選擇了愛情或“婚姻”的人們而言,并非說選擇愛情或“婚姻”的人們更高,事實上,偉大的心靈很可能并不需要。

另外,此文的愛或長久相守可以泛化到友情層面。


2、因為慈悲,所以懂得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人生就像一棵樹,其高度,與根的深度相當,這在植物學里是常識。

但根是看不到的,你開花結果,冬去春來,它還是在你的視線之外,默默給你滋養,當你以為孤立無援,依然不離不棄,相伴終生。

多少人愛你年輕時的容顏,只有泥土與根承載你一生的沉重。

我們欣喜于彼此可見的花果,這是審美,我們如同泥土與根那樣承載著彼此的命運,這是倫理或信仰。

前者是歡喜,后者是慈悲。只有后者的存在,前者才可能是長久的。

曾言,欣賞一個人的優點,愛上一個人的缺點。

一般而言,一個人美好的面相,總讓人歡喜。

但欠缺一面,多教人逃避——短暫,往往只見美好,或想象的美好。

長久相伴,必然見欠缺——。

沒有人性,只有歷史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如果你愿意聆聽對方的歷史,設身處地感受對方成長之艱辛,思索所謂缺點之成因,你或許會心生慈悲,一聲嘆息。

如果自己處于那樣的成長環境或事件中,是否會變得更為不堪呢?如此,你或許會愛上對方的軟弱與掙扎

人畢竟不是上帝,都是有限的。

從根本上而言,我們都沒有資格來判斷他人。

世人區分優缺點,是可笑而淺薄的。

事實上,只有具體某人的特點。

如果能夠聆聽到一聲心靈的嘆息,你才可以聆聽到命運的回聲。

唯此,愛情與“婚姻”方為同一事物,抑或說,成為一宗哲學事件。

不然,什么也不是,頂多為無謂的離婚率或變異指數添磚加瓦。

輕松膚淺往往顯得美好,一聲嘆息才是真愛。

 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我們往往“愛”得太淺,一心多用,因而往往終其一生,除了收獲過可此可彼的“喜歡”,很多人都沒能領會過何謂愛。

 

其實,深切愛一個人,就是愛全部異性。因為在她(他)身上,呈現了所有女人(男人)的面相。

深愛就是打開一個人的全部,不管哪一面,我都理解(歷史、來歷)并且愛惜。

自從被逐出伊甸園,流浪的人們只有相互憐憫,彼此相愛,才能同行共進。

在長久的相伴中,生活細節一次次誘發著我們的有限性,讓我們看到彼此的軟弱、欠缺、陰暗,然后彼此接納、反思、改善,共同成長。

時間是唯一的魔術師,在長年累月之中,命運逐漸呈現自己的全部面相,相伴的人們終于靈魂趨于圓滿并相通。

這并非是一次選擇,而是終生不斷的選擇,這無數的選擇,每一次,你都選擇與我一起,時間終于變成了長久的祝福,成全了彼此的命運,終其一生。

而那些短暫的旅程,人們只選擇了一次,然后各分東西。

他們只看到了對方的欠缺或逃避現實的困難,而無視自身的有限,欲望更多,憐憫太少。或言,審美大于倫理。

因而,注定是無法深入靈魂的膚淺或浮光掠影。

當然,對于能夠首先直視自身有限性的人,若覺得彼此真的不適合,好聚好散是慈悲或成全。

 

當我們共同走過足夠長的歲月,審美與倫理的兩條腿一路同行之后,命運會成全我們抵達愛的最高階段或境界:信仰。


3、很多人認為,愛情最終會轉化為親情。

轉化,彼消此長。這樣的話,與“婚姻”(長久相守)是愛情的墳墓,本質上是類似的。

只是前者顯得溫情脈脈,似乎理所當然,人們樂于接受,心安理得。

后者傾向直截了當,不留情面,人們避之為快,如同瘟神。

這樣的說法,如果只是個體經驗——或歷史或現狀——的總結,或許情有可原。

長久相守的平淡與沉重,讓愛情逃之夭夭,這樣的解釋,歷時千萬年。

這自然比所謂地域或文化差異更具殺傷力,因為其從根本上砍斷了愛情之根,而并非愛情的枝葉——多與少。

如果愛情之根扎得足夠深,她始終會存活,就算孩子蒼老疾病。

親情的存在,并不能從根本上鏟除愛情。

愛情之死,或許只是緣于個體愛的潰乏與心的單薄。

盡管這種現象似乎越發泛化為普遍的存在。

我們讓“婚姻”成為了愛情的墳墓,抑或讓愛情基本轉化為親情,卻聊以自慰的以為這就是“婚姻”的實質或本來面目。

這種將個體或自我局限性泛化為普世真理,是人類的一種自我掩飾或為自己的***尋找借口罷了。

人類一思考,上帝就發笑。

愛情與“婚姻”的城堡,我們歷時千萬年,依然只是在門外徘徊而已,卻自以為它們早已是囊中之物。

倫理層面的增強,其實為審美增添了更大的空間,兩者并非轉化或彼消此長,而是共同成長,同時擴充,共存共榮。

“婚姻”并非愛情的敵人,而是戰友。

責任沉淀為基石,為愛情的成長奠定了更為堅實的根基。

“婚姻”并非消滅或摧毀了愛情,而是讓愛情得以維系一生。

當然,這樣的結論其實有預設前提:你是懂得愛,藏有愛,舍得付出,內心強大的人。

愛情的種子只有根植于堅實的泥土之上,才有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的期待。

一輩子的愛情,只落在慈悲與豐富的人心上。

他們有著充分的精神交融,共同成長,因而不斷有新鮮感,并不斷沉淀為回憶。

就像一棵樹,根扎得越來越深,樹長得越來越高。

對于那些由愛情步入“婚姻”的人們而言,“婚姻”的質量是檢驗過往的愛情是否為愛情的唯一標準,也是衡量是否存在一輩子愛情的唯一砝碼。

這是一種反向證明。

或許當我們老了,深刻的愛情才成為可能。

當然,此文所涉是相對普遍的情形,因為絕大多數“婚姻”是相對平淡終生的。

對于那些命運造化的例外,比如突來的無常苦難,盡管是短暫的同行,也可能是深刻的愛(情)。

卡夫卡在“晚年”遇上的那個善良的姑娘多拉,默默地陪伴他度過了貧病孤苦交加的最后日子,這樣的真愛,絲毫不遜色于好友布羅德的終生支持(相守)。

在他短暫生命的最后時期,寫信給多拉父親,要求娶其女兒為妻,被拒絕,在病榻上逐字逐句校完短篇集《饑餓藝術家》的清樣,淚流滿臉。

面對遲到的愛情,他無法與她長久同行,也無法彌補那可能具救贖意義的婚禮,但是,他已經歷過盡管短暫的深刻愛情。

就這點而言,或許卡夫卡的生命是圓滿的。




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2978招财鞭炮改版了
贵州快三app 可下分的电玩 澳洲五分彩官方开奖 北京赛计划软件 90888九龙高手开奖云坛 时时彩一天赚2000技巧 手机捕鱼作弊器靠谱吗 武汉沐足店转让 千炮捕鱼2单机破解版 快速时时的套路 快乐手机助手 今日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上玩云南时时 重庆快乐十分幸运农场 王者荣耀污图美女 在线马戏团